關於部落格
peyshiun的地盤
  • 520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Teacher

第一位是teacher C 他是我中學時期的提琴老師,人長得很帥,態度很客氣,讓我的同學們、學姊、學妹們皆為之瘋狂,每次剛開學就一票人"自願"幫我伴奏,有時我實在不知該怎麼辦?還曾一個樂章用一位伴奏!(所以我常認為學生找不到伴奏---是老師的錯)。 記得那時每次上課琴房外總擠滿了人,好不熱鬧! 可我當時年紀小,懵懵懂懂的,根本不覺得老師這樣很帥,反倒是因為樂器太大而卻步,更因為練習的不方便與痛苦,幾度萌生放棄的念頭。teacher C 很認真很努力的教我,不厭其煩的替我解決困擾,讓我開始喜歡這個樂器、喜歡樂團的練習。 teacher C 像大哥般告訴我很多人生哲理,也與我討論電影、配樂...至今我仍超愛看電影,或許與teacher C有很大關係。 第二位是teacher R 他是我大學至今的提琴老師,也長得很帥,但是他相當的兇,我曾被他罵到痛哭、緊張到上課前完全吃不下東西、隱形眼鏡掉、手抖個不停(右手)、搬琴跌倒.....數不清的窘態。就照著老師指令練,絲毫不敢有意見。 曾多次懷疑:要這麼辛苦嗎?為什麼要這麼麻煩??? 幾年下來,才漸漸明白,老師是在磨我的基本功夫,當年剛考上大學,多少有幾分得意與自滿,沒有這樣,或許我永遠不會認真的---"從基本練起"。 現在於職場上偶爾會有些艱辛,才會想到,還好當年... 或許就如古人所云:【見山是山,見山不是山,見山又是山。】 如果說現今我有幾分混飯吃的小本領,都得感謝teacher R,沒有他,我今天可能連基本的尊嚴都沒有了。 然而罵人、吼人、生氣...都是很傷身的,近年來發覺teacher R 老了好多,身體狀況也不佳,我內心非常的難過與不捨,老師為了教導我們,把自己身體搞砸了。 第三位是teacher L 是我的花藝老師,她名字就很"美麗"---老師長年茹素,個性溫和,態度親切。 對我這個時常缺課,動不動就打破花器、折斷花材、弄丟剪刀...的"怪咖"---仍然用心的教導。老師總告訴我:要珍惜每個生命,要努力讓花朵呈現另一種生命價值。盛花有它的隆重與莊嚴、極簡有其力道與線條之美! teacher L 常用【插花】來比喻人生 ex:大的花、顏色重的花儘量低插-----做人也是如此,官職越大收入越多,姿態要更低。 我從沒看過老師發脾氣,對待每一個學生都是那麼和藹、那麼客氣,盡全力的解決學生們的疑難雜症。當年因逃避一些事,無意中栽進"花花世界",能認識這麼好的老師,及教室眾"師姐妹",我不知該說什麼,只能感恩再感恩。 或許大家都深受儒家思想影響,一直把【老師】的標準定為"聖人",所以常聽到很多雜音與閒語(尤其在已畢業的學生中),我想說的是:"古聖和先賢"-----可能只有"喜馬拉雅山"及"青海的草原"才有! 【老師】也是凡人,只要在課堂上、在專業上盡心,就是一位好老師,誰有權沒事拿放大鏡去探討老師的私生活及其它種種。換個角度想,學生們願意被老師用顯微鏡、放大鏡檢視所有的行為嗎? 德國作曲家K. Stockhausen(1928~2007)當年回母校任教時,首先就用了10堂【專題】來批判他的老師!我不清楚他的政黨傾向,更不確定他是否是個"紅衛兵",卻一直想問他:有需要如此過分嗎? 或許從好的方面想,他是他老師的頭號粉絲---把老師的作品研究的非常透徹,但是真的不能"私下"--溝通?他有今日,難道老師沒有功勞?以後他的同事、學生將如何看待他? 上班途中,會經過一所頗具盛名的私立幼稚園,每每看到一大早老師們排排站,列隊"歡迎"由私家轎車送來還睡眼惺忪的小朋友,老師們又道早安又拿書包,還得關車門...而來學校"上課"的孩子們大多一副不甘不願的樣子! 唉!我常不忍看這樣的畫面,這社會到底怎麼了??? 還好,我不是在那樣的環境長大,而我也非常非常幸運的遇上多位好老師。 務必在有生之年多行善,如果有來生---期望能再遇到如此棒的老師們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